平开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平开门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一个政府网站和违法药商们的曝光战

发布时间:2020-02-10 19:40:27 阅读: 来源:平开门厂家

“警示”栏目是“阳光中国”曝光政府查处非法药物信息的主要平台。“阳光中国”收集了近12万条这样的信息,被坊间誉为“世界最大虚假医疗信息大辞典”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下属的“阳光中国”网,主要工作就是搜集和公布被各政府部门查处的医疗药品信息,收录了中国在2001年至今政府查处的超过九成的虚假医疗信息。

这让违法药商们又惊又怕,以无所不用其极的方法欲让其删帖。由此暗战迭起,或让权势者打说情电话,或欲以巨额删帖费贿之,或干脆诉诸法庭……“阳光中国”,这样一个公益性的言论空间,它能顶得住吗?

南方周末记者 朝格图

伴随着8月10日上午北京西城区法院一纸判决的下达,专门公布查处虚假医疗药品信息的网络频道——“阳光中国”胜诉了,要求它删帖的北京门头沟药厂北京和济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和济堂)败诉。“阳光中国”上的网帖,披露了该药厂生产的“维男康复芯片”(又称“芯武器”)保健品的“负面信息”。

一年多前创办的“阳光中国”,收集并公开了近12万条虚假医疗药品信息,因而被称为“世界虚假医疗信息大辞典”。它正日益被消费者所倚重,也被违法药商们忌惮与痛恨。

这是“阳光中国”的第一个官司,但很难是最后一个。

虚假医疗信息满天飞,连公交车广告也未能幸免。 资料图片“我们的力量来自政府”

一种宣称能够治愈男性阳痿的神奇医疗器械“芯武器”,通过北京报章打出了令人眩晕的广告。

去年年中,一位网友发了《北京和济堂造芯武器,专骗男人们》的帖子,引起大量关注。“芯武器”被网友们指为“欺骗”,网友们和一位站在厂家立场的人展开多次论战。

论战就发生在中国网的下属频道“阳光中国”。一个致力公开虚假信息,提醒人们“远离虚假,谨防上当”的网络频道。

2008年4月开张的“阳光中国”,栖身于北京西三环外文大厦五层的一间不足50平米的办公室里。一年多以来,它收录并公开的政府查处公告已接近12万条,其中以虚假医疗药品信息为主,坊间享有“世界最大虚假医疗信息大辞典”美誉。

“辞典”的编纂者是“阳光中国”十几个工作人员,和分布在全国各地的两百多名志愿者,其中不乏医学博士、硕士。志愿者们分为一百多个领域,每个口有不同的人盯着,确保第一时间转载政府查处非法药物的信息。

这些信息主要公布在该网站的“警示”栏目。政府公布的查处信息中很多以附件、图片、列表、excel表格的形式公布,无法被搜索引擎找到。但阳光网将政府查处信息集中细致公布后,变得易于被搜索。该网站另一栏目“发现”,则是网友们自己举报的医疗食品等信息。

“我们收录了中国在2001年至今政府查处的超过九成的虚假医疗信息。”“阳光中国”的一位负责人说,“我们的力量来自政府”。

作为一家非营利性机构,“阳光中国”所属的中国网是国家级重点新闻网站。得益于中国网的官方背景(中国网由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,它隶属于中直机关——中国外文局,其业务主管者为国务院新闻办),“阳光中国”获得了卫生部、药监局、进出口检验检疫局、工商局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部门的支持。一般半年才能发下来的医疗信息发布许可证,它2周内就办好了。

医疗领域(药品、保健品、器械、医院)之外,食品、化妆品等方面的查处信息也在收集公布之列。不难设想,这会让很多被监督者不满。

“还好我们是官方的。如果是公司,房子都给掀了。”“阳光中国”创办者之一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总工程师田玉成说。

当面对48万元天价“删帖费”

28岁的私企职员天云来自湖北,他无意间报名参加了“阳光中国”的志愿者。“光发一发帖子能有多大作用?”天云报名时带着好奇和质疑。

但接下来的一年,他慢慢发现自己真的干了“不少事情”:闲暇时间发发帖子,竟能让假药商损失不小。

互联网时代的人们通过搜索引擎很容易找到志愿者发在“阳光中国”的信息,这给一些厂商带来了压力。

从“阳光中国”上线起,要求删帖的厂家便络绎不绝。“现在每天我们一般只发布50条信息,要求删帖的往往超过100家。”总监助理宋刚负责与企业打交道,他见证了形形色色的“维权厂商”。

欲请客送礼者、花钱删帖的厂家药商者众。一个号称生产祛病神水的厂商被曝光后找到“阳光中国”,除了派两名律师,皮箱里还装了48万现金——这是厂家给出的最高“删帖费”。另一些厂家还顺便拿来了自产的壮阳等“神奇”药品给宋刚,“免费的,你们也用用吧”。

一一遭拒后,律师函就飞到“阳光中国”。除了北京,还有来自上海、重庆等地一些遭曝光医院和厂家。但类似“先礼后兵”的举动往往并无下文。

“厂家把我们当成了借机牟利的打假网站,事实上作假者很心虚。”在医疗领域摸爬滚打了多年并打过公益官司的宋刚说,“一些打假网站实际上也是假的,‘黑吃黑’要价不菲且财源滚滚。”

也有被曝光者使出苦肉计,以工人的名义致电称,“厂子快垮了我没饭碗了,求求你们删帖吧”。有些申请删帖撤帖不成的,就称“只要标题中别出现我们厂家就好啦”。有的干脆胡搅蛮缠,称“不删帖就要骂国家领导,你们删不删?”有的则急了:“请问我们到哪里告你们?”

迄今为止,上述“芯武器”的生产者和济堂是唯一将“阳光中国”推上被告席上的企业。该企业上门3次、致电“阳光中国”100多次要求删帖未果后,遂诉之以官司。

此前“芯武器”曾被北京、天津和深圳等地的药监局多次曝光,但和济堂认为“阳光中国”的论战帖侵犯了它的名誉权。在起诉状中,它向北京西城法院抱怨说,“阳光中国”使其损失接近90万,“伤害了全国很多消费者,给社会造成了很坏的影响”,它要求删帖。

千奇百怪的公关战

一些被“阳光中国”曝光的大药厂自己公关失败,就找大的公关公司上门沟通。越来越多的压力涌向宋刚,他甚至摸索出了一套经验。

内蒙古一家酒厂宣传自己是非物质文化遗产,结果宋刚一查是县级上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。宋打趣反问:你是不是非洲物质文化遗产?掌握了主动权后他往往犀利逼问,那些要求删帖的,大多并不羞于承认自身的违法。

宋刚拒绝了饭局和礼物,他不给对方回旋余地:这条信息是确实存在的,单位有规定绝不能删。他的担心是,面对的药商和医院“水都很深,言语上一旦有闪失被录音公之于众就会很不利”。

厂家之外,一些媒体的人也会辗转要求删帖。他们的说法不一,有的说大家都是同行希望给个面子,另一些则说“我们媒体刊登的原信息已经删了,转载者必须删”。

媒体之外,形形色色的角色参与其中。有的厂家甚至搞掂了工商局或者报社,真的撤销了查处它的公告或者报道,就此要求“阳光中国”删帖。

对此宋刚的应对之道是,要求媒体或者工商局出具公函。有的媒体确实发来了公函,但要求删帖的证据不足。最让宋刚哭笑不得的是,他们向一家媒体核实,发现以这家媒体名义发来的公函和公章都是假的。

甚至还有试图加入阳光志愿者并打入内部的“间谍”,宋刚们要对此作出甄别。

“阳光中国”的工作人员总结了被曝光者提出删帖的七种武器:金钱、权力、苦肉计、律师函、公关公司、媒体说情、或称原信息发布者已撤销。

找关系托门路的非常之多,一个帖子不删是很难的。“阳光中国”工作人员称,至今它删除过12万条消息中的3条,都是被曝光者通过各种关系找到各级领导打招呼,实在顶不住才删了的。

来自外部的全部压力几乎都顶住了,危险容易出自内部。比如药商厂家开出每条5万收买其内部员工。“轻轻按一下就能挣到几万块,对内部工作人员是个巨大的诱惑。”一位“阳光中国”负责人说,“我们只要收一分钱就完了。”

在内部,“动心”的员工被称为动摇分子,一旦发现绝不放过。“阳光中国”内部制定了严厉的“十大铁律”,从开除到诉诸法律途径,绝不给改过自新的机会。事实上这工作本身就压力重重,一些员工害怕遭到药商医院的报复,都不敢用真名。

它的现实与未来

但“阳光中国”作为一个整体,有足够的理由去顶住压力,即使是像和济堂带来的诉讼压力。

“阳光中国”律师在和济堂诉案中当庭指出:“芯武器”多处涉嫌违法宣传,“网友发帖属于对原告产品正当的批评和评论”。

8月10日北京西城区法院出炉的判决驳回了和济堂的诉讼请求,列举了和济堂曾被有关部门通告的劣迹,“阳光中国”胜利了。

“阳光中国”的志愿者(网友)之间是自治组织,版主也是网友,自治核实、相互监督。判决书某种程度上对此作了肯定:“网络在一定程度上允许言论自由,发表自己的意见,被告开辟的栏目本身就是这样一个自由讨论的空间”。

“事实上从审批到发帖,我们需要发言者提供详尽的资料,非常之严格。”“阳光中国”酝酿下一步在“阳光中国”实现实名发帖,以期大家对自己的言论负责。同时还酝酿将“阳光”投射到数码产品和房地产领域。

“阳光中国”筹备运行至今,公开了医药市场很不阳光的一面。比如,产假药以福建、河南、浙江为多。黑医院,则主要分布在上海、北京等大城市。

“虚假药品的东西比贩毒还要挣钱,所以才有这么多人前赴后继。”田玉成说。按照“阳光中国”的统计,每一个虚假产品在北京做广告后,只要有12个人去买,就能收回成本,事实上厂家已经把罚款计入到成本当中。

“阳光中国”还总结了另一些规律。比如,医疗领域的虚假广告一般谎称有政府机构、军医、知名专家支持,宣传“绝对能治愈无效退款”、“公证处公证保险公司理赔”,大多集中在慢性病(乙肝、高血压等)、隐私疾病(性病或不孕不育等)、疑难杂症(癌症等)等病症,“把食品当保健品卖,把保健品当药品卖”。

而这些虚假医疗信息,宋刚认为常见于许多电视、广播、报纸、临街广告牌、互联网,甚至“一些报纸新闻版曝光一种产品的虚假广告,广告版却在做这家产品的广告”。

一些患者受到虚假广告的误导,成为销售终端的受害者。因此,在田玉成看来,像“阳光中国”这样一个综合揭露虚假信息的数据库,其作用是“通过网络技术把不诚信之举公之于众,防止上当”,“每一个患者背后都有一个悲惨故事,我们要阻止更大的悲剧”。

没有人比创办者们更了解“阳光中国”发展之不易。“就像经营一家报纸吧。”田玉成说。2006年以来,坚持完全公益化的“阳光中国”已耗资数百万,明年它将迎来市场化的考验。

设想中的市场化也是“阳光的”:提供违法违规信息的同时,帮助诚信企业寻找其产品的瑕疵并提供建议;把不良企业的信息提供给银行等金融部门,使其降低金融借贷风险。

对于“阳光中国”的未来,它的管理者还有一个设想,就是向公共服务方面发展,“对政府行为进行监督”。

至于能否抵制诱惑保持公益底色并创造效益,“阳光中国”的管理者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:尽人事,知天命。

广州代理记账公司电话

深圳工作签证移民

公司注销流程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