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开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平开门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从总理喊话看宽带中国难产原因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15:40:36 阅读: 来源:平开门厂家

从总理喊话看“宽带中国”难产原因

李克强总理又对“提网速、降网费”问题喊话了。5月13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进一步确定五项措施促进宽带网络提速降费,包括鼓励电信企业推出提速降费方案,实施宽带免费提速,流量不清零、流量转赠服务等。自今年全国两会以来,这已经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三个月内第三次督促宽带提速、降费。

李克强总理又对“提网速、降网费”问题喊话了。5月13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进一步确定五项措施促进宽带网络提速降费,包括鼓励电信企业推出提速降费方案,实施宽带免费提速,流量不清零、流量转赠服务等。自今年全国两会以来,这已经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三个月内第三次督促宽带提速、降费。  上有总理的敦促,下有亿万网民的期盼。这一次,相关部门和运营商的动作不得不提速了。

5月15日上午,工信部公布了全国网络提速降费总目标后,当天下午,北京联通率先宣布了提速降费方案:宽带用户网络速率全部免费提升一倍,原10M宽带用户将提速到20M,20M用户升级为50M,50M用户升为100M。原2G、3G(第二代、第三代移动通信技术)移动用户网络全部提升到4G,并保持原资费不变。与此同时,中国移动提出提速降费方案:流量资费下降35%,网络能力和网络速率将大幅提升。中国电信提出方案:宽带免费提速,流量资费降约四成。  “宽带中国”难产原因之一:垄断  其实,早在2013年发布的《“宽带中国”战略及实施方案》就已明确“宽带网络是新时期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性公共基础设施”。然而,“宽带中国”提出的降费、提速一直障碍重重。  对此,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表示,总理再三喊话,运营商们已没有理由逃避“提速降费”。虽然“提速降费”并非朝夕能实现,但唯有找准“提速难、降费难”的原因,才能对症下药,药到病除。  而找原因其实也不难,垄断是导致网速慢、资费贵的根本原因,“正因为垄断的优势,三大运营商缺乏主动降费的动力,虽然靠行政命令可以解决定价高的问题,但是治标不治本。”  然而,不少市场人士和网民并不这么看,他们认为,三大运营商垄断电信市场,竞争不充分导致电信资费长期处在较高水平只是一个方面,最主要的是运营商不肯让利于民才是关键。除了对网速和资费方面的不满,消费者投诉最多的要属运营商人为设置的诸多霸王条款。比如,手机流量每月清零的问题,很多年来争议从未停止过。  对此,国家信息中心专家委员会主任宁家骏给出的办法是通过政策鼓励,引入社会资本加入竞争,让电信市场更加开放。  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、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、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教授认为,不合理的通讯资费和“跛脚”网速势必阻碍“互联网++”时代新兴业态的成长,将成为创新创业的“绊脚石”。从国际行业发展来看,降资费提网速是必然趋势,以往电信企业“垄断大佬”的优越感正在被社会经济发展的大潮所倒逼,开放是大势所趋。  “宽带中国”难产原因之二:监管难  而如何打破电信运营商的垄断,中国民族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郑毅认为,监管的作用必不可少。这需要利用严格的法规来促使运营商维持行业的公共运营属性,同时又在最大程度上促进不同市场参与主体的竞争。  郑毅说,目前我国在立法层面上,尚未把网络建设纳入正式监管。电信法迟迟未出台,合同法的效力较之行政处罚更大。通常主张行政行为不干预民事关系,监管部门强行干预可能面临违法风险。这使得监管部门无法发挥很大作为。  正因为这个原因,三大运营商人为规定了许多繁杂的步骤和“霸王条款”,打着“挽留”旗号干着“强留”消费者的事。例如“携号转网”等,当消费者想要办理转网业务时,需履行十分复杂的手续;并且当消费者接到运营商电话,无意中参加了一些“优惠活动”后,转网更是不能实现。  郑毅表示:“我国电信法从上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讨论,但到现在依然没有出台,因此和电信配套的很多东西都还没有立法保障。”如今虽然因为李克强总理的三令五申,运营商们不得不提速降价,但从长期看,还是亟待用法规来保证“宽带中国”的运行水准。  看来,出台相关法律并加强监管才能从根本上取缔“霸王条款”,保证市场竞争并保护消费者的利益。  “宽带中国”难产原因之三:基础设施不够完善  业内人士表示,除了主观上的垄断和监管原因,基础设施不够完善,也是制约提速降费的“短板”之一。资费下调与宽带提速难题的背后,实际上折射了我国宽带建设的成本较高、投资动力不足、持续面临阻力等深层次难题。  在固网宽带方面,建设分布失衡与投资动力不足也成了难题。业内人士指出,在城市市场中,宽带有需求、有市场,运营商光纤到户改造的积极性很高。但在农村和偏远地区,宽带普及和光纤改造还是相对迟缓,基础设施不够完善。  一个不得不考虑的问题是,“投资建设同样的宽带,偏远地区用户少,运营商需要花十年甚至几十年才能收回成本,这就让很多运营商自然做出选择,重城市、重发达市场。”飞象网总裁项立刚认为,这种失衡也是导致国内宽带整体速率偏低的原因之一。  此外,有线宽带和移动无线宽带的情况也应区分对待。有线宽带的基础建设投入成本相对较高,尤其是光纤骨干网的铺设,前期投入大。建成后,具有扩展性强、维护成本较低、带宽大的优势,所以运营商在有线宽带提速降费方面尚有调整空间。  移动无线宽带方面,4G网络信号要覆盖全国,还需要4到5年的建设,对于没有4G基站的地方,根本就没有4G信号,更谈不上4G速率了。这一点,总理再着急也得慢慢来。  一位通信行业专家表示,总理着急是好事,能推动相关方面都加快发展。比如,我们还要重视发展新一代通信技术,加大对基础建设的投资,随着技术的不断革新,移动流量资费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便宜,网速也会越来越快。  是否可以这样理解,“宽带中国”要想真正实现,我国信息基础设施滞后这一“短板”不容忽视。  “宽带中国”难产原因之四:尚未形成合力  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,“宽带中国”战略要想加快实施,不是电信部门和电信企业自己一家的事,需要多部门之间配合协调。  比如令运营商头疼的人为阻力。对于居民家庭使用的宽带,运营商要把光缆接到千家万户,还需要经过小区“物业”这一关,有些物业往往漫天要价,而运营商付给物业的租赁费等实质上最终也转嫁到了用户身上,但不能把费用高的问题都推到运营企业身上。  再比如,建设4G基站,运营企业会面临进入公共场所、地铁车站等难题,这些机构、写字楼、商场及地铁隧道等多会产生高昂费用,有些费用要得过高运营企业就无法推进;而进入居民区时,居民一方面希望自己家的手机和宽带信号好,一方面会产生如“基站辐射导致健康问题”等担忧,从而形成阻力。  “从国际经验来看,宽带应当成为水、电一样的基础条件,作为建筑物规划、验收的必然环节,不应受到物业漫天要价的阻力,这样才能推动宽带入户,降低成本提升网速,真正惠及百姓。”对此,郑毅认为,根本的解决之道就是在体制机制和法治上花功夫,要有一个强有力的部门,要制定一系列政策标准,形成政府、企业与社会多层级、多能级的改革机制。  看来,要想真正实现“宽带中国”梦,仅有总理喊话还不够,还要靠全社会各界共同努力。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