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开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平开门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我扯破了她的裤子之后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6:31:03 阅读: 来源:平开门厂家

大概我是最不负责任的场记,每天不是迟到,就是早退。比如今天,我又迟了半小时,导演在电话里的声音快要飚过150分贝,考虑到脆弱的耳膜,我很干脆地关了机,然后背着手慢悠悠踱去片场。

转角的地方,一个冒冒失失的身影撞倒了我。失去平衡的我慌乱之中扯破了对方的裤子。

我还来不及惊讶裤子那么差劲的质量,却被眼前女人的双腿迷住了。毫不客气地说,是一双让人想入非非的长腿,修长,白皙,让我想到香港那个叫万绮雯的女明星,不算顶漂亮,却因为那双美腿成了进入我梦里次数最多的女主角。

头顶的声音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我的幻想,她说:喂,你撕坏我的裤子,别想赖帐。

至于么?

我很爽快地答应赔偿她。留下她的名字和联系方式,她叫章嘉怡。我笑,叫这么个名,很想当明星么?

她白了我一眼,说那是二十四年前,她老爸翻遍字典,取的所谓最最最具意义的名字。跟那个成天上报的章小姐没有半点关系。

我吹着口哨,很不错的收获,不仅知道了名字,连年龄也得到了。

章嘉怡的马尾拂过我的脸,有淡淡的洗发水味道,她回过头重复一遍:别想赖帐。

到片场时,已经迟了整整一小时,导演气急败坏地说,你小子,别以为我跟你爸有点交情,就不遵守上班时间……

他念叨了半天,最终摇摇头,随我去了。

我看了看片场,已经有一个女人在接替我的场记位置。

看,我不来,戏不也照拍不误。

虽然我撕坏的是裤子,可我不想碍眼的裤管挡住我的目光,于是,我挑了一条超短裙,很贵,刷卡时,还有点肉疼,不过想到它穿在章嘉怡身上时,也值了。

可是她毫不犹豫地拒绝我这样的赔偿。

她说你撕坏的是裤子,裤子,需要我把这个词拼出来么?

章嘉怡撑着上半身,脸凑得很近,我能清她脸上有几粒俏皮的雀斑。

我说,这是宝姿的裙子,很贵。

她哼了一声。

我说你那裤子很便宜。

这话戳到她了的痛处,她将裙子甩到我脸上,我可没想占你便宜!

说实话,我蒙了。在我的印象里,女人不都喜欢穿裙子么,多风情。

章嘉怡吸着饮料,她的视线里没有我。我只好问她,为什么不喜欢裙子?

她说跑起来不方便。

你是警察么?天天准备着抓犯人?

她瞪了我一眼,就离开了。

第二天,我又约了她,这次,我手里拿的还是裙子,只不过是连衣裙,我想,应该很适合章嘉怡的气质。

她对我咆哮,你是猪么?要我说几次,我要的是裤子,不是裙子。

章嘉怡的声音很大,已经引得咖啡馆里众人侧目,还有些胆大的私语:这女友真野蛮,男友送漂亮裙子都不要……

也许是那些议论让她感到尴尬,她从我手里抽出裙子,嚷了句“算我倒霉”,冲了出去。

我在后面追,发现用尽全身的劲儿也追不上她,最后还很没出息地跌倒了。

章嘉怡扶起狼狈的我,她说,这下你该明白我不为什么不要裙子了吧,我是体育老师,成天应付一帮青春期的小屁孩,既不方便,又不安全。

你就不想看看自己穿出来是什么模样么?

不想。她回答得很干脆。

我开始琢磨用什么方法让章嘉怡穿一回裙子。我找各种理由约她,每次都被拒绝,有一次她对我吼:别耽误我时间,我急着下份工作呢。

半小时后,我在片场看到气喘吁吁赶来的她。原来,她是女主演的动作替身。

她显然很惊讶我的存在,甚至说剧组有我这样耍手段的人,会不会克扣工钱。

我迫切地想留住她,于是仗着几面之缘打包票:放心,替身费一分钱都不会少。

章嘉怡漂亮的腿翘着二郎腿,眯着眼说,凭什么?

我只好拿出纸笔,写下保证书,说如果不能付钱,那我就赔一千条裤子给她。

这本来是一个玩笑,但是章嘉怡居然抓起我的手,很认真地摁下手印,然后将那张纸叠好,仔细地收起来。放开腿说:开始干活了。

替身并不是个轻松的活,女主角是个警察,为了表现自己的英姿,女主演要求做很多利落的动作,但是拍摄危险就会高很多,当然,这些都得由章嘉怡来做。所以她经常摔得青一块紫一块。

剧组里我最闲,于是常替她上药,借机揩油。她捏着我手背上的皮,咬牙切齿地说,流氓!

最严重的一次,由于钢丝没固定牢,章嘉怡从很高的地方摔下来,左腿骨折。那时候正值下班高峰期,交通严重堵塞。

章嘉怡疼得冷汗直冒,我没有等救护车,而是背着她,往医院狂奔。她趴在我身上说谢谢。

我说光一句话可不行,得实际行动。

在那时,我都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让她穿裙子。章嘉怡在医院住了两个月,腿上打了厚厚的石膏,出院时,我提醒她要用实际行动表示感谢。

当她看见我拿出裙子时,脸一冷,蹦出“流氓”两字,不再搭理我。

可她越是抗拒,就越激起我的好奇心。

一次,我擅自在剧本上改掉了章嘉怡的戏服,她需要穿上裙子。

但是那天原本很敬业的章嘉怡在换装室迟迟不肯出来,催了很多次才慢吞吞地打开门。裙子如我所料地那样适合她。

我想当时我的眼睛一定光顾着色迷迷地盯着她漂亮的双腿,所以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状态非常差,表情僵硬,动作迟缓。

她大失水准。

拍了几条没过之后,周围的埋怨声渐渐多了起来。章嘉怡躬着腰不停地道歉,而我,也没有了终于得偿所愿的快乐。

收工后,导演问我,是不是我把剧本改了。

我很痛快地承认了,等着他骂我胡来。可是他没有,因为章嘉怡站在我面前,狠狠地瞪着我。她说,你就那么想看我穿裙子么?

我慌了,伸出手想抓住她,可是我没有她跑得快,她将我甩得很远,最后累趴在她家门口。

靠着门背给章嘉怡打电话,她不出声,我只好自己说。

章嘉怡我错了。

章嘉怡我再也不惦记你穿裙子了。

章嘉怡其实我惦记的是你的腿。

身后的门突然开了,她冷着脸,语气却没那么冷,她说,流氓。

流氓又如何,我还要做更流氓的事。

我用力抱住章嘉怡,背后那扇门发出沉闷的声响。可是我们谁也没在意,我说章嘉怡接吻时要闭上眼睛。

她说,接吻不应该是闭嘴么?

好吧,那我们都闭嘴。

我们吻到两唇发烫,发出让人心颤的声音,倒在沙发上,我扯开她碍眼的长裤,摸着她的大腿,在她耳边说,知道么,在梦里,我耍过很多次这样的流氓。

她又说,老流氓。她的声音很软,像棉花糖。我说,老流氓要开始了。

我们从沙发上滚到地板上,用了很多姿势,最后她骑在我身上,长发飞舞,她捧着我的脸问,流氓,你爱我么?

当然,流氓爱女人,天经地义。

这部剧结束后,我又介绍章嘉怡去了另一个剧组。那里拍的是校园剧,她很疑惑,校园剧应该用不到替身。

我敲了她一记,笨,这里要的是光替,帮演员坐在那调光线的,是看你身材和女主演差不多,这差事才轮到你。

章嘉怡乖乖地坐在那等灯光师调整光线,女主演明珠悄悄走到我身后抱住我,我来不及挣脱,章嘉怡却因为灯光师的吩咐将脸转过来,精准地看见我们的姿势。

她的脸沉了沉,却最终没有说话。

灯光调好之后马上进入拍摄,而我被拉去充数,连对章嘉怡解释的时间都没有。

等那场戏拍完,章嘉怡早就离开了。

换装室内,我的位置上留着一张纸条:臭流氓。

那晚,我将她的家门敲了又敲,打了很多电话,她却再也没像那晚拉开门,喊我流氓。

第二天挂着熊猫眼去剧组报道,明珠说那女人罚你跪了整夜的搓衣板?

我恼怒起来:昨天你是故意的。

明珠笑得很嚣张,她夹着烟,并不否认。

章嘉怡不再去剧组,报酬也不打算要了。我想起那个协议:她没拿到钱,我就送一千条裤子。于是我开始每天给章嘉怡寄一条裤子,四十八条全被退了回来,第四十九条章嘉怡却收下了。我兴奋地跑去她家,她依然不给我开门,但我能清楚地听到,她隔着那扇门坐着。

她说,从明天开始,我要送裙子给她。

我听得目瞪口呆,她拉开门,像个悍妇似的拽着我的耳/朵,为什么寄来的都是同样款式的裤子,并且全部是特大号!

当然不能说我是故意买特大号,好让她穿不了。

我讨饶似地说,那,买裙子将功补过?

她这才满意地点点头,双倍的?

嗯,就双倍。

第二天,我在客厅里发现一张光盘,里面有一幕场景:校园的喷泉边,男生将喜欢自己的女生的裙子掀起来,并且吹着口哨说内裤的颜色,女生羞恼,最后落荒而逃。镜头一切,男生对死党说,他喜欢她,却只能用这种恶作剧的方式引起她的注意。

这幕戏,本来章嘉怡在片场亲自看到,却被明珠的一个拥抱给破坏了。

不过,也没关系。

在片场,明珠又凑过来,我躲开。她不乐意地撇撇嘴:就这么对待你搭档?亏我还特地把光盘送到章嘉怡手上,早知道就让她继续误会你好了。

恶魔!

章嘉怡的衣柜里裙子渐渐多起来,长的短的,亚麻的,印花的,很多很多,每一条穿在她身上都那么漂亮。

她敲着我的额头:是不是就喜欢我穿迷你裙,好满足你的色眼?然后像个悍妇那样,揪着我的耳朵盘问她与万绮雯的腿谁漂亮。

当然是你的。

说真话。

千真万确。

然后乐呵呵地去穿很短的裙子,在我面前像猫似地晃动两条腿,我总是很容易就扑上去,扯坏一裙子,然后又赔一条。

这是一个乐不可支的游戏。

我们气喘吁吁地倒在地板上,抽同一支烟。

我问章嘉怡,导演找她出演角色,拒绝了不可惜么。她说不,做替身就好。我问为什么。

她说,替身配场记,不是绝配么。

我亲亲她的嘴,是,没错。

当初,在得知章嘉怡不穿裙子是因为中学时,被心仪的男生当众掀开裙子取笑之后,受到打击,于是我花费所有心思在明珠那部戏上加上那一幕,解开章嘉怡的心结,谁又能说,那不是一个幸福的开始呢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