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开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平开门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夫妻将弃婴与亲女当双胞胎养13年

发布时间:2020-06-30 18:26:39 阅读: 来源:平开门厂家

38岁的张开成站在新桥医院血液科走廊窗户边,一个接一个地接着电话。一个电话刚刚挂断,手机铃声很快又响起。张开成捂着话筒,声音忽大忽小:“彭水的公路又结冰了?”今天,张开成和冉榕英的大女儿张怡将进入无菌病房,等待骨髓移植。一场雪将彭水老家的亲人们困在途中,他们还是都想着来陪陪张怡,尽管他们都知道,这个融入张家13年的女孩,其实跟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。

张怡的病床被加在血液科的走道上。枕头下,张开成放着一个塑料袋,里面整齐地包着三样东西:一张全家五口人的合影、一个户口簿,一张塑封了的纸。合影上有5个人:爸爸张开成、妈妈冉榕英、“双胞胎”女儿张怡和张玉、小儿子张伟杰。可仔细看看,除了大女儿张怡之外,一家人的脸型都是椭圆形,下巴尖尖的,唯独大女儿,圆圆的脸,不像爸爸,也不像妈妈。

这一家5口人的故事,说起来,好像是一部电视剧。

时光倒回到13年前的腊月初八,公历1998年1月16日。爸爸张开成那时还是个年轻小伙子。

为了迎接人生中第一个孩子的出生,张开成专门在县城附近距离医院不远的地方租了房子。1月是彭水一年之中最冷的季节,张开成嘱咐妻子不要出去,自己一个人顶着寒风出门,准备买点孩子出生时要用的东西。

戴着帽子的张开成冻得耳朵发红,可马上就要当爸爸的他一点都不觉得冷,兴冲冲地走在彭水县城的大街上。那天中午11点左右,当他走到县委对面的马路上时,发现一群人围着电线杆在议论着什么。“我走拢一看,一个背篼里面包起一个娃娃,在哭。”直到现在,张开成闭着眼睛,都能回想起当时的那一幕:背篓中这个小婴儿的一双眼睛,明亮得几乎清澈见底。她睁大眼睛望着面前的这个小伙子,张开成心软了。

张开成试着去抱她,发现孩子的整个尿片、裤子全部被尿湿了:“摸一下都感觉冰得刺骨。”张开成有些犹豫,旁边的很多人都开始劝他:“恁个冷的天,你救她一命,就当做个好事嘛。”

张开成心里一横:“反正我老婆也要生了,我就当一对双胞胎养起。”大着肚子的冉榕英当时还在家里烤火,突然看见丈夫抱回来一个婴儿,再一看孩子冻得几乎连哭都不会了:“我当时来不及多问,赶紧找二姐回去拿了她家孩子的衣服,然后给娃娃换衣服,抱在怀里赶忙给她暖热。”

10天后,腊月十八,冉榕英产下一个女婴。这就是张开成和冉榕英的二女儿张玉,那个被捡回来的女婴,成了这个家庭的大女儿张怡。张开成用小女儿出生的日期,向当地公安机关申请了两个女儿的户口,这对原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女孩,成为了拥有同样父母的双胞胎姐妹。

一对明明长得不像的女儿,偏偏是双胞胎,这让附近很多邻居都犯疑。“爸爸,他们说我不是你们生的。”张怡会说话之后,经常会这样问爸爸,张开成就教她:“今后哪个再来问你,你就反问他,那你说我是哪个生的?”张开成对于自己捡来的这个女儿,抱最大的希望:“她最聪明,说个啥子马上就明白了。”为了供养三个儿女上学,张开成在县城做木工,尽量减少休息,他赚的钱完全够三个孩子的日常开销,每年还能存下一部分。

张怡在家里一天天长大了,张开成夫妇有时候也担心,担心她的亲生父母来找。虽然之前一直瞒着张怡,张开成有时候还是忍不住要悄悄问张怡:“有没有路上有叔叔阿姨问你啥子?”可一直到张怡念初中了,张开成的担心,也没有变成现实。

那张被塑封的纸,当时放在张怡的襁褓中,后来一直被张开成藏在抽屉的角落里。“我准备是等到张怡大学读完了,工作的时候才给她看的。”这张纸,应该是从一本儿童读物的目录上扯下来的,上面只有短短的一行字,写着张怡的出生年月,下面有一个大大的“高”字,应该是张怡本来的姓。

广州白癜风专科医院

假如不是意外的突然来临,这个秘密也许要等到张怡成年之后才会被揭开。2009年7月,张怡突然高烧不退,在当地医院查血时发现血常规异常,之后在重医附属儿童医院被确诊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。

这个消息,一下击懵了张开成夫妇,“我平时也读书,知道白血病是个啥子病。”张开成几乎站立不稳,不善言辞的冉榕英更是连续一周说不出一句话来:“我们做父母的没有办法替她做骨髓配型,她在医院里面呆久了,会想不通吗?”张开成担心聪明的张怡会知晓自己的身世,于是找到家里的兄妹商量。家庭会议一开就是好几天,有人同意告诉张怡,也有人不同意:“最后还是说了,我二姐说的。”一家人陪着张怡,这个消息一说出来,张怡就哭了,一家人都哭了。之后的半个多月的时间,张怡情绪一直很低落:“后来我爸爸给我说,管他亲生不亲生,我反正是他的女儿。”

2009年的10月,张开成印了两长春治疗银屑病专科医院千多份寻亲启事,替女儿寻找亲生父母,并承诺只需要请张怡的亲生父母提供“骨髓”,不需要他们承担医疗费用。但是一年过去了,张怡的亲生父母一直没有找到。

自从孩子生病以来,一直断断续续在医院治疗。尽管这样,她还是以435分的成绩考上了当地不错的彭水县一中。为了筹钱,张开成借遍了所有的亲朋好友。一床被子、床头柜上放着几截从老家带来的香肠,床底下塞着两个大旅行包,这就是张开成一家三口在新桥医院的全部家当,今年的春节,他们会在医院度过。

张怡还是算幸运的,她通过中华骨髓库成功配型,只需要筹够移植费用就可以等待手术。

“我以前给娃儿说过,她尽一分力,我尽十分力。”张开成四处借钱,在彭水县妇联的帮助下,目前已经筹集到手术费用12万,但还差9万才能彻底凑足移植费用。今天,小张怡就要进无菌病房了,彭水县妇联何红主任在电话中告诉记者:“张怡父母确实很感人,我们正在努力地联系公益捐款,希望能够挽救小张怡的生命。”

Android 的 UI 根基 View与View丨慕课网教程

16 INSERT 插入数据丨慕课网教程

18 Go 语言中的运算符丨慕课网教程

23 ORDER BY 排序丨慕课网教程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