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开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平开门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敢不敢爱我千年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6:46:41 阅读: 来源:平开门厂家

我已经在这世上活了一千年,世间的一切繁华与荒凉,仿佛都与我们无关。每年只有七月的时候,我才会下山帮姐姐寻找“猎物”。是的,我还有一个姐姐,只是我是人,而她是快两千岁的青蛇。

江湖上关于妖精的传说很多,人们把它们形容成危害人间的毒物。我却不以为然,世间比妖魔鬼怪恐怖的事物实在太多了,而最深不可测的莫过于人心的险恶了。

姐姐说千年以前,我曾经为了一个负心男子投水自尽,她有缘路过把我救起。记忆太痛苦了,所以姐姐就用洗心大法把我过去的记忆全部抹去。一晃眼,一千年就过去了。

那负心汉是谁,不重要。我只知道陪伴我千年,对我不舍不弃的是姐姐。没有姐姐,我也不会炼丹,不可能还活着。所以,对于每年给姐姐带回的“猎物”,我毫无歉意。何况,一般我只挑好色的负心人下手。

七月又到了,别过姐姐,我到了扬州。

花开漫城,扬州胜似仙境。慢着,仙境?头又有点疼,好吧,不再想了。过去的记忆不能试图唤起,这是洗心大法的后遗症。

江南自古烟花地,这次我选定了青花楼的红牌凌娇娇作为我的扮演对象。

凌娇娇还没来得及回头看清楚从窗口跳入的我,就已经被打昏过去了。我把凌娇娇挪到床下藏好,一个简单的定魂术,接下来的一个月她都会在这里无声无息地“冬眠”。

随着琴声流出,帷幔慢慢拉开,我往楼下听众看去。手上的玉镯没有任何感应,证明在这屋子内,并没有任何纯阳之气。今晚看来又悲剧了!

这时,手镯突然发出了蓝色的光亮,有了!我猛地抬头,只见一位翩翩公子在好几个人簇拥下走了进来。

大厅演奏完后,我回到房间里等候要听独奏的客人到来。一会儿,只见那位温文尔雅的公子和他的朋友进来了。

“请问公子想听什么曲子?”

“只要不是悲伤的都可以,姑娘请随意。”

一整夜,这些人都只是安静地听曲,不曾有任何轻慢的举动。

“姑娘琴艺果然高超,在下陈辰和友人今夜过得很惬意。”公子随众人离去,留下我独自发呆。陈辰?这名字似曾相识。

接下来的十天,陈辰公子都带朋友同来,根本找不到任何机会对他“下手”。

自从见过这个陈辰之后,晚上我都会做梦。梦里每每听到一个男子唤我菲儿,我的心就跟着一紧,虽然根本看不清他的脸。

醒来,泪湿枕巾。外面阳光灿烂,而我却头炸脑裂般地头疼!该死的头疼,如套金箍般无法摆脱!

梳洗一番,走到门外发现外边张灯结彩的,怎么回事?

花娘笑得心花怒放,手穿过面纱掐我的小脸蛋:“好价钱!娇娇呀,今晚记得要装扮得漂漂亮亮啊,赎身投标前你可是要摘下面纱让大家一睹芳容的!娘也没看过你庐山真面目呢,单看眼睛,就知道是可人儿。绝对高价啊!”

惨了,怎么之前没打听到“凌娇娇”要赎身的事情呢?这猪脑子白活了千年!

“凌娇娇”要是被别人买走了,以后就没机会接触到陈辰了。七月都过去一大半了,时间紧迫呢。纯阳之人,实在不好找呀。

“菲儿别担心,我现在传授你迷魂大法。”啊,是姐姐的声音,她用密音给我传话呢,“你晚上施法让那位陈公子出高价买了你便是。”

我戴着的玉镯可是一个灵物呢!只要戴着它,姐姐在山洞里都能感应到我的一举一动,甚至我的念头她都一清二楚。

我慢步走下楼,当众把面纱掀开。观众哗然,一个大爷故作风雅地大声嚷:“这容貌一点儿不比那沉鱼的杨贵妃差呀!” 我真想翻白眼,沉鱼的是西施啊!他大爷可千万别出价,没文化实在可怕!

“一万两!”“两万两!”

价格越喊越高了,快到二十万两了,陈辰还是在那里安静地看着。迷魂大法该出场了,第一步我需要进入他的心神。可尝试了几次,都进不去。就是和他对望,我也完全观不到他内心任何念头,奇怪了,他像被什么防护着似的。

“三十万两。”他突然开价了。

全场一下子安静了,再也没有谁和他抢了。

花娘把他领进房间便掩门而去,估计她着急着回去数银子,都没想起来要和我道别。

“请容我敬公子一杯。”刚一举杯,陈辰公子就握住了我的手腕,只见他轻轻一捏,我手上的玉镯就碎成了粉末。我心里一惊,此人内力非凡,绝对不是一般人。

“为什么眼里都是悲伤?就连琴声里也都是忧愁?”他定定地看着我,眼神像会穿透人心般。

对于他突兀的问题,我不知道怎么回答。难不成回答说是千年以前被负心汉伤着了吗?

“有吗?”躲避他的眼神,我冷冷地看向那碎掉的玉镯,这下子,无法和姐姐沟通了。

“别心疼,这才是你的镯子。”说着,他在我手上套了个温软的白玉镯子,镯子外头还镶了银子。镯子在灯下散发着金色的光芒,是我的错觉吗?戴上镯子之后,手腕那端似乎有暖流缓缓地流入我的身体里。

“为什么出那么高的价格来为我赎身?”

“因为这眼神,我忘不了,任年月流逝。”他叹了口气。

年月流逝?他过去认识我吗?不可能,他看着就二十多岁的人,而我,已经一千岁了。看着他的眼睛,我的头又开始疼了起来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心口一紧,是疼是乐是恨还是爱?难以分辨的感觉。

为了掩饰不安,我只好去抚琴弹曲。春花秋月,倾城……不知不觉,我把所有曲目都弹遍了。

天泛白了,到了要下手的时候。

“你喜欢我吗?”

“是爱。”他坚定地回答。

我想,自古美人关总是不容易过的。

“那……”舍不得继续,停顿了很久,我才问道,“你愿意为我去死吗?”

每次下手之前,我都必须问这个问题。如果这人回答说他不愿意为我去死,我就无法进行下一步了。因为只有自愿的灵魂,才是我们需要的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第一次希望听到否定的答案。

“我愿意。”他看向我,轻松地说,没有一丝迟疑。

他的灵魂,我藏在红色的锦盒里了。

原本只要一天的路程,我用了七天才走完。再往前走一百米,就是姐姐的水晶洞了。时间紧迫,再不回去,姐姐可能就会元神幻灭。

经过一番挣扎,我还是用姐姐千年的恩情说服了自己。姐姐因为缺乏纯阳之灵的滋养,脸色显得比往日苍白许多。

“你总算回来了,为什么七日前会突然失去你的信号?”

“我不小心弄碎了镯子。”

“灵魂拿到手了吗?”姐姐有点迫切,也没细细追问我手镯的事。

我点了点头,迟疑了:“姐姐,吸灵大法,不如你明年不要再修了,我们换一个别的再修吧。”

“不行,我修吸灵大法已经九百多年了,就剩下几十年,便能修成正果。到时候就是天上的神仙来了我都不怕!我也不必藏身在这洞穴里永无天日了!你让我这时候停止,可能吗?快,把纯阳之灵给我!”

正当我犹豫要不要把陈辰的灵魂给姐姐之际,我手上的白玉镯子突然蹿出一道金光。

金光化成了一个威风凛凛,手握兵器的男子。

“怎么会是你?!”姐姐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幕。她看看那男子,又望向正站在她旁边的我,眼里全是怀疑。

“正是我雷神!妖孽,一别千年,你可真是别来无恙!你藏身在紫水晶洞里,这天然磁场屏蔽了你的妖气,怪不得我们苦苦寻你千年却始终不见你的踪影!”雷神挥剑相对。

“好一个雷神!长进了,竟然学会了人间的收买人心,卑鄙啊!”姐姐冷笑一声,转身把手上的利剑放我脖子上,“菲儿,没想到你也会出卖我!”

“不是那样的!”我还没来得及解释这一切,姐姐已经把我手里的锦盒抢走了。

陈辰的纯阳之灵在幽暗的洞穴里散发着淡淡的光亮。

“雷神,只要吸了这个纯阳之灵,你我今日谁赢谁输,还是未知之数呢!”

“是吗?你确定?”奇怪得很,姐姐打开锦盒的整个过程,雷神并不阻拦,只摆出一副坐等好戏上演的表情,“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,被你吸了的灵魂,等于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了,永不超生哦!”

正要把陈辰吸进去的时候,姐姐突然停了下来,她愣愣地看着陈辰的灵魂:“哈,是他。原来如此!雷神,你真狠啊!不吸他,我绝对不是你的对手。吸了他,我终将还是生不如死!今日,我是注定败在你手下了。”姐姐疯癫地笑着松开了手里的剑,笑声里有着说不清的感受,是讽刺?是哀怨?还是无奈?

雷神淡定地举起剑,想要结束这里的一切:“我没看错,人间到底还是有比险恶人心更为深刻的事物存在!”

“不可以这样!”我赶忙拿剑挡在前面。虽然我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得如此,但这时候姐姐元神虚弱,根本毫无还击之力,我必须保护她!

“你已经被她利用千年了,还不明白吗?”

“不,她对我很好!”

“真是愚痴!”雷神用快得我这凡人无法用肉眼看到的速度给了我劈头一掌。

水晶洞消失了,姐姐消失了,雷神也消失了。

我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。

很久以前,我是天界里的仙子,他是王母娘娘的卷帘童子,因为天条,相遇却不能相爱。我们偷偷下凡转生为人,再次相逢,私定终身。

青蛇出现了,她对他也是一见钟情,只是他早已经心系于我。对于他的决绝,青蛇只说了一句:“我得不到的,别人也不要想着可以得到。”在青蛇眼里,我是她胸口的一根刺,永恒的恨。她把我抓走了,还把我的记忆洗去,让我一直傻乎乎地帮她猎人灵魂,供她修炼。

而他,在我无故失踪之后郁郁而亡。因为私自下凡的罪很重,他在地狱受罪近千年才得以重生为人。对于过去的事情,他没有忘记半分,只是,他再也寻不着早已隐居山野的我了。

雷神每年下凡用天雷灭妖,都没找到当年因失手而令其逃跑的青蛇。后来无意间,雷神发现了出来猎魂的我。能用如此高深的修炼之法,试问世上还能是哪个妖?

雷神找到了在凡间的他。他们将计就计,设下了天罗地网等着我来投。于是,才有了上面这么一个故事。

睁开眼,在他怀里,纵然时光流逝,我仍然记得这眼睛里的那份依恋。

又是分离的时刻,因为猎人灵魂的罪,我必须到地狱受苦三千年才能再次轮回为人。

你敢不敢爱一个人,千年不变?他说他敢,要不然,不会有那千年以来无日夜的等待和期盼。

姐姐也敢,只因舍不得让他永不超生,她选择了让自己落入元神俱灭的境地。

你呢?你敢不敢?你遇到过那么一个能让你义无反顾的灵魂了吗?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